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前世情人
前世情人

「哎哟,怎麽又喝得那麽醉!」
「闺女呀,告诉你,我沒醉……就是太清醒了才痛苦……呕!」
「哇,坚持住,快去厕所……好髒哦!」
女儿把我半推半擡的一起跌入浴室。
「唉,人家一身都是了,我才刚洗澡。哎哟,快,马桶在这……」
迷迷煳煳的我温泡在浴缸?,热水和蒸汽把我渐渐弄醒。
擡头看见女儿就在我非常近距离的洗澡,浴帘并沒有拉上。
她嘴巴碎碎念的唠叨,一面把身上的酒污浊洗净。
我不禁的大哭起来:「小兰,你就那麽忍心抛下我!?」
「爸,她都不理我们了,你幹嘛还那麽挂念她?当她死了。」
「赌,真的害死人。她怎麽就那麽爱赌?我不明白,不明白!」
「那麽多年了,老爸,赌债也帮她还清了,咱个不相欠。」
「怎麽说都是你妈,还清了该回来了。人海茫茫如何捞针。」
「她回来?我才不认她呢!」 女儿乱骂诅咒着她母亲。
虽然将迈入50岁,但我还是会有生理反应的。
第一次,看见女儿的裸体。那美妙的裸体让我不禁勃起。
她洗澡时婀娜多姿,喷火尤物让我目不转睛。
骨感又丰满结实且苗条曲缐。体育健将身材不是浪得虚名。
魔鬼身材的水蛇腰显得胸部更加凸显,丰乳肥臀要命!
女儿洗掉头发露,睁开眼发现我不对劲的眼光,「喂,老爸你看那?呢?难
道你对我有感觉了?」
「神经病,胡说八道,难道我乱伦不成。」
「是吗?还说呢?看看你自己的小弟弟擡起头了,哈哈!」
「什麽?热水导緻血液循环导緻那边充血。。。」
「继续掰,脸红,勃起,偷看自己的女儿你会说酒精作祟。」
「我若有一丝的不轨天诛地灭。哎呀,怎会发生这种事!」
「我到觉得沒什麽,谅你也不敢乱来。从小你都看完啦。」
「乱来,都是你妈帮你洗澡的。我从来就沒看过你。。。」
「哦,是吗?那机会来了,让你占便宜,今天看个仔细。」
「神经病,我才沒兴趣,走开,不看。」
「去你的,不懂得欣赏好身材。我可使人称的美乳排球手!」
「毛都未长齐,还自恋人称美乳,笑死人不偿命。肥乳就有。」
女儿恼羞成怒的拿肥皂丢向我,然后走到我面前跨起脚。
「不是沒长毛,是本小姐爱幹净,都会处理阴毛。」
「我怎会有那麽粗鲁的女儿,怎会有男人要呀!」
「气死我了,你看看我天使脸孔魔鬼身材,窈窕淑女追得人排队呢。」
「我看是你硬插队,你在食堂吧?会错意啦,人家是想买食物。」
女儿受不了,都是我把她宠坏了,造就她如此暴力。
她直接一脚踩入浴缸,直中我的命根子,疼得让我不欲生。
她发觉我痛苦之极,有点惊慌失措,忙着道歉。
她扶我坐在马桶,然后拉开我的手,帮我吹缓解疼痛。
起初痛的我缩阳,但是这样敏感的区域,她如此的举动,难免让我擎天一矗,
她惊讶了又兇勐的盯着我。
「老爸,你又动什麽歪主意了!居然在我面前勃起。」
「自然反应好不好,哎呀,痛死我了,哎哟。」
「好啦,手拿开,我帮你揉一揉,对不起啦。」
不弄还好,她如此调弄,再加上呈现在我眼前的美景。
丰满硕大、如水袋般、波涛汹涌、秀色可餐。
犹如草莓般的乳头非常诱人,让我热血沸腾。
我肿了,女儿越揉越大,她也开始脸红心跳起来。
感觉她还蛮期待的终极的变化,究竟还能长伸到的程度。
终于到达了膨胀进入顶端,女儿羞红的样子非常可爱。
大家沈默不语,彼此都尴尬却都不想停止。
我已经面红耳赤即将进入高潮的禁区,当下我抓住了女儿的手。
突来的阻止,她吓了一跳,从揉擦变成抓住了我的肉棒。
我们对望,水汪汪的眼珠感觉野蛮女顿时变成了含羞女孩。
让人怜地表情仿佛在恳求我不要阻止她的举动,我放开了手。
她抓住了肉棒亲了起来。我想阻止却无法抗拒,动弹不得。
她吐出小舌眯上了眼睛像吃冰淇淋般舔了起来。
从厕所的镜子?反正,女儿就坐在我胯下前面。
那小蛮腰显出葫芦的性感背影,真的倚姣作媚,妍姿妖艳。
「女。。女儿呀,我们可是父女。这样做不对呀。。。不可呀。」
「吱吱嗯,爸,沒想到你。。那麽大。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
「但是我心?总是觉得不对,老牛吃嫩草,我还是你父亲。」
「得啦,我自愿的,又不是你逼的。小事而已,何必惊慌。」
「好了,別再吃了。到此爲止,好吗?我喝醉了,不清醒。」
「你继续装醉,当不知道好了。我喜欢这种不论,偷偷的刺激。」
女儿一次次的说服,我突然卸下顾虑。更想入非非。
「对哦,那我想吃你的奶,忍好久了。」
女儿来不及考虑,我双手伸入她腋下把她抱起。
他坐在我双腿上,我就迫不及待的玩弄起她两团奶肉。
如此仔细的近看如樱桃奶头,真的是死也无怨无悔了。
那勾魂摄魄的美乳头,真的是让我望梅口水乱流。
往女儿一看,她妖艳的眼色和妍姿的邪笑,她在等待我失控。
「死就死,被抓也要尝尝这鲜草莓了。吞。。。含含含」
「色老头,嘻,终究你还是忍不住了吧?还不承认女儿性感?」
「乱伦就乱伦,老子枪毙也逍遥过!」
「哈,轻一点,轻一点,痛痛痛,別咬啦,斯文一点啦,嘻,算了啦,我保
证不会出卖爸爸。说真的,那麽多年了,也难爲你。多久沒有淫欲了?爲了这样
的女人值得吗?痴情,说你傻。好吧,今天就当你中大奖,让你发洩发洩吧。成
全你了!」
女儿越那麽说,我更大胆的亵玩起女儿的荷叶双峰。
直接把圆润饱满的豪乳用来搽脸,头就埋在乳沟间徘回。
借着酒醉的借口和女儿的放纵,我释放出这几年的兽性。
下体也不禁不断的抽动,仿佛迷路的乌龟在寻求温暖。
女儿也默许了乌龟在穴逢前得到安抚安慰。
女儿也大胆的用我的肉棒搅动穴唇,此举闪电般的触电快感。
眼睛女儿作势即将把我的肉棒坐下去,不争气的我胆怯向后退。
女儿落空的坐了下去。
「又怎麽了?你不想要吗?我就不信你不想要!」
「不是,够了。我不想毁了你。到此爲止。」
「你玩够了,你有沒有想过我?我才刚点燃火,你真扫兴!」
「女儿,玩玩就算了何必那麽认真。太超过了,是乱伦。」
「哎哟,老古董。你自己打手枪,不如我们一起快活。太自私了。」
「不一样的,我过不了自己那关。」
「你喝醉了,醒来你都忘记了。如果我不是你女儿,像我这样的尤物,你就
不想上?你就別当我是你女儿,你就当我孝敬你好了。考虑我的感受好吗?我好
像要,我沒试过那麽大的肉棒。」
当我还在顾虑,突然女儿暗示了她已经不是处女了。我有些松懈。
对呀,反正就当多一个一夜情插入,何必如此计较父女的禁忌?
女儿用手抓住我的乌龟,又揣又揉的来回等我考虑。都到这种画面了,再进
一步都沒什麽差別了。罪名都是一样的。我一面说那你可別后悔,我就「扑通」
的将乌龟钻入了女儿的穴?。女儿刺痛得坐在我身上乱拍。
「慢点慢点,有点痛,也不通知声。来得太突然了,又爽又痛。」
就如女儿说的,我守节多年。突来的艳遇,让我失控爆发。
女儿深深的憋了一口气,我忘我的淫欲越来越兴奋满足,那种美妙的快乐,
让我们性器官的交融到了,从快速到急速。
女儿在娇喘连连间欲忍又难忍地「嗯」或「啊」一声,接着就如机关枪扫射
的呻吟叫床,她情不自禁的乱叫渐渐提高声量。
我捂住她嘴,但下体并沒有停止的幹她,抽插着将女儿的淫水泵出。
我知道她很快乐,我也何尝不是。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来完成这次。
女儿身不由己的扭动身躯,然后把我手推开。
「太爽了,你怕什麽?谁知道是我们?楼上的不是每次叫床像杀鸡。」
我也默许,女儿更胆大妄爲的大声淫叫。那种「啊啊啊」真的叫得够骚。
她浑身轻轻地颤抖,紧抿着嘴唇,当情欲如浪潮不断地击打着她的身体,如
抽泣般的大叫。真不知她是爽还是痛。
我的乌龟被挤压得进入高潮通红,我顾不上一切的勇勐沖刺。
像骑着一匹要奔向终点的马,彼此真的兴奋高潮到抽搐不停。
我也不禁的把多年来储蓄的精华完完全全的存在女儿穴户口?。
如此美妙快活之事犹如天上人间。像我这般的老牛,还能够和天仙般的女儿
交合,做完我去警局自首。
「爸,我看你也沒有什麽遗産。钱都拿来还你今世的情人了。我可是你前世
的情人。从今你就好好把你的精子来报答我往后养育你之恩吧!」
「女儿呀,呜~精盡人亡我也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