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熟女  »  淫医师娘的诱惑
淫医师娘的诱惑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沒有帐号?立即註册
x
求求你们,不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美伶面对五个不怀善意的男人苦苦哀求,但是似乎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应。
「不论怎样我们一定要提出告诉,不让你的老公坐牢,我们是不会罢休的!」
美伶的老公石川经营品川医院已经有十年了,在当地有着不错的声誉。一星期前石川出了一件严重的医疗失误,导致一个女病人因而死亡,家属悲痛不已,决定提出告诉。
据律师的研判,此次石川难逃其疚,一定得坐上几年牢。石川懦弱的个性这时完全显现出来。自己反而不敢面对家属,于是派他美丽的妻子与家属谈判,尽管美伶提出了许多优厚的金钱补偿,但是家属一直不肯接受,执意要让石川坐牢。
这天,美伶只身前往家属家中,面对五个男人,可是依然无法取得不要告诉的协议。
「求求你们,不论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美伶苦苦哀求着,美丽的脸孔即使有着无奈的哀愁依然好看。
「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吗?」五个男人中,有人开口了,那是中村!粗壮的身体,浓眉下的末方脸让人觉得有些压迫感的害怕。
中村走到美伶身后,「那么,就用太太的身体来赔罪吧!……」
中村从背后双手抓住美伶的丰满突出的双乳,开始用力的揉搓着。
美伶挣扎着企图拨开中村有力的双手。「请你住手,我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中村不理会美伶的挣扎,一面开始解开美伶上衣的第一个扣子,一面在美伶的耳边说:「太太,你要想清楚,如果我们提出告诉,你老公一定要坐牢,那你什么都沒了。如果让我们玩一玩,一切问题都好解决,而你老公什么也不会知道……」
美伶听了中村的话,知道事实的结果也将如此,便低着头,停止了挣扎。中村将美伶的衣扣一个个的逐渐解开,白色的上衣自肩上滑落,露出美伶丰满雪白的胸部,而白色蕾丝的胸罩撑托着美丽雪白的深沟,马上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中村一面将手伸入美伶的乳沟,用手指夹住乳头,揉搓着她柔软弹性的乳房,一面向其馀的男人说:「与其让医生去坐牢,还不如我们幹他的太太更能消除我们心中的怨恨……」中村在众人之间似乎居于领导地位,而且男人们眼中已出现火热的淫慾,所以沒有人提出反对,而大家都不由的围向了美伶。
中村一把便将美伶的乳罩扯了下来。翘圆且富有弹性的乳房,脱开束缚好像迫不及待地弹跳出来,不停在空气中颤动而高挺着。粉红小巧的乳头,因中村的一阵抚摸,已经因刺激而站立挺起。美丽而微红的乳晕,衬托着乳头,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
「啊!真是上帝的杰作……」男人们忍不住的赞叹。
美伶双手遮着怎样也遮不住的丰乳,但是仍然挡不住男人们侵犯的双手。美丽的乳房不断的被揉搓抓捏着,在椅子上不停扭动着身体的美伶,无法挣脱紧紧抓住乳房的手指,头一次有那么多只手在身上争着游走,却有一丝异样感觉袭上心头。
「太太,请你自己把剩下的衣服脱下吧!」
美伶哀伤的迟疑了一下,但也知道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便自椅子站了起来,在男人的面前解开裙扣。白色的裙子自雪白修长的大腿滑落脚下,白色半透明的小蕾丝内裤,包着隐隐若现的黑色神秘地带。美伶已经近乎全裸的站在男人面前。
「太太真是美丽,连内裤都穿这种高级货色。那像我们这些下人,随便穿穿而已……」不平的心理,更激发男人们征服凌辱美伶的心。
「我来帮太太吧!」男人中有一个已经按捺不住,走过去一下子将美伶的内裤拉至脚下。
「啊……」全身失去最后屏障的美伶,身体起了一阵轻颤,用手拼命想去遮掩怎样也遮不住的春色。
一丝不挂站着的美伶,此时在五个男人的视姦下,雪白的肌肤上似乎沾染了羞耻,全身散发出一种妖媚的气息。
「好美的肉体,太太你穿着衣服太可惜了,像这样全裸不是很好吗!」中村从背后将美伶环抱着,使得美伶无法动弹,同时开始爱抚美伶的双乳。
「啊……」美伶对于自己全裸的身体,全部被陌生男子盡情览,从心中升起羞耻感。
啊……裸露的胸部、骚穴的耻毛,全部被看见了……。
虽然她闭上双眼,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男人们向她成熟肉体投以的飢渴目光。
「先给大家看一下太太的神秘地带好了……」中村阴险的裂嘴笑一下,将美伶抱至桌上,他从背后抱住美伶,双手抓住双脚,让她採取脱衣舞张开大腿的动作。
「不要!不要……」美伶拼命的想夹紧双腿,可是一旦打开以后,就更无法胜过中村的力量:在大致完全开放的大腿根,美丽的花瓣张开嘴,发出淫邪的光泽,丰盛的阴毛迷人丰丘上,粉红的阴蒂骄傲的挺立在男人面前。
「真美,太太的下面也是这样的漂亮……」
「啊……我在做什么事情啊……向这么多男人面前暴露出女人的神秘……」美伶产生强烈的羞辱感,美丽的脸颊染成红色,雪白的牙齿咬紧双唇。
「不要看……不要……不要!」美伶还未自羞耻的心情恢復过来,中村的手指已伸向完全绽放的花瓣。
「你要做什么?」
「让大家看到更深处的地方吧……」中村把手指放在花瓣上,向左右分开成V字型。
「啊……不要……!」美伶想用力夹紧大腿,可是敌不过中村的力量,中村的手指任意地侵略柔软的淫肉,把充血勃起的阴核剥开,轻轻的在阴核上揉搓,中村的另一只手也自美伶背后攻击美伶的乳房,手指夹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头,整个手掌压在半球型丰满的乳房上旋转抚摸着。
突然在许多男人面前受到这种刺激,美伶觉得大脑麻痺,同时全身火热,有如在梦中,虽然羞辱,但也感觉出全身都产生淡淡的甜美感,而自下体更传来阵阵涌出的快感及肉慾。
「我是怎么了?……」美伶觉得快被击倒了。中村的蹂躏使得美伶的身体开始上下的扭动起来,另一边雪白的乳房随着动作上下的波动着,美丽的花瓣开始流出湿润的蜜汁。
「太太的身体竟是这么棒,一点刺激就有这么好的反应,我们一定会好好疼惜的……」在旁边观看的男人已经开始按捺不住,有的开始抚摸美伶的肉体,有的已经开始脱下衣服。
「现在开始我们的春宫秀吧,由我先来,等一下看谁的姿势和方法最好……」
中村将美伶放倒在桌上,将美伶的屁股拉到桌边,双手抓住双脚,让美伶直直的向上撑开一百八十度。因刺激而红润的阴户完全的暴露在中村面前。
「就让太太尝一尝你先生不曾给你的滋味吧……」中村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花瓣上。
「啊!不要!」美伶想逃避,可是中村用力向前挺进,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里面。
「哦!」疼痛使美伶哼一声咬紧了牙关,简直像巨大木塞强迫打入双腿之间。
「太大了吗?不过马上就会习惯的。」钢铁般的肉棒,在缩紧的肉洞里来回冲刺。大腿之间充满压迫感,那种感觉直逼喉头。
美伶开始不规则地唿吸着,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宫上,强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涌来,美伶吃惊的发现,从子宫里涌出的快感竟使自己产生莫名的性慾,自己也不敢相信会有这样强烈的快感。美伶本能地感到恐惧,但是中村的肉柱不断的抽插着,已经使美伶脑海逐渐麻痺,一片空白的思维里,只能本能地接纳男人的肉棒。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
「唔……呀……」每当深深插入时,美伶就发出淫荡的哼叫声,皱起美丽的眉头,每一次的插入,都使美伶前后左右扭动雪白的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双乳,也随着抽插的动作不停地上下波动着。美伶淫荡的反应更激发起中村虐待的心理,中村爬上桌上,将美伶的双脚高举过头,做更深入的插入,肉棒再次开始勐烈抽插,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宫壁上,使美伶觉得几乎要达到内脏,但也带着莫大的充实感,美伶的眼睛里不断有淫慾的火花冒出,全身都有触电的感觉,中村更不停地揉搓着美伶早已变硬的乳头和富有弹性的丰乳。
美伶几乎要失去知觉,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不停地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啊,不行了,我不行了……」美伶全身僵直的挺了起来,那是高潮来时的徵兆,粉红的脸孔朝后仰起,沾满汗水的乳房不停地抖动着。这时,中村也达到了高潮,大量的精液不断射入美伶的体内。中村拔出沾榷汁的肉棒时,美伶软绵绵的倒在桌上。但身体似乎尚有着强烈的馀韵,全身仍然微微颤抖着。
「太太似乎很享受,但是我们还沒被服务呢!……」在旁观赏春宫秀,而色慾已被激引致最高点男人,早已按捺不住,毫无怜惜的将尚未自激烈性交后恢復的美伶,自桌上拉至地板,让美伶四肢着地,採取像狗一样的姿势。
刚交媾完的大阴唇已经充血通红,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强烈对比,围绕红肿阴唇的黑毛,沾满了流出的蜜汁和男人的精液,因姿势的改变,白浊的精液逐渐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地上,美伶尚在微微地喘着气,一枝粗黑、带点异味的肉柱已经举在眼前。
「太太的嘴尚未被怜惜过呢,请用嘴巴让我的宝贝也兴奋吧!」
「我从沒做过这个……」
「太太实在太可怜了,你那先生大概什么技巧都不会,今天我们来让太太享受各种技巧吧……」
「那么就放进嘴里吧!要用舌头舔,轻轻的吸……」粗黑的肉柱顶向紧闭如花瓣的嘴唇,美伶不得不张开嘴巴,将肉柱含了下去。
「唔……唔……」坚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咙深处,立刻引起呕吐感,美伶的横隔膜激烈震动。
「你的手要动,用舌尖舔龟头!」美伶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开始活动,从龟头的开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体,美伶伸出舌尖舔着。
「唔……」男人忍不住发出哼声,血液在勃起的海棉体勐烈沸腾。
「性感地摇动你那漂亮的乳房给我看。」
「啊……」美伶口里含着肉棒,就这样使身体上下摆动,黑髮飞舞,美丽的乳房淫荡地摇动。
「嘿嘿嘿!这种样子很好看。」美伶这时脑海已经混乱空白,原有的羞耻心已经不见,突而其来的这些激烈变化,使得美伶只好以原始的肉慾,去追求男人给予的刺激。
「我来给太太双重的服务……」另一个矮胖的男人走到美伶身后,用手抚摸充榷汁的阴户,才刚高潮过的阴部变得十分敏感,男人用手指揉搓着阴核,并自身后用力地抓捏着下垂的丰满乳房,肥胖的身体更靠在美伶的背上以及弹性的丰满臀部,不断抖动的舌头更自美伶背部一直舔过臀部至敏感的阴部,在美伶阴核上不断地吸舔着。嘴里塞满肉柱,而下体又遭受如此敏感的刺激,美伶身体开始不停地扭动起来,嘴里也不断地发出甜蜜淫荡的呻吟声。
「嘿嘿嘿!太太又想要了!把屁股抬高一点。」男人双手向上用力,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太太,请你说:请插进来吧……」
「插吧……请插进来吧……」美伶说完,强烈的羞耻感使她不由得扭动身体。
「沒有听清楚,再说一次,但这一次要一面说,一面摆动屁股。」
「请……请插入吧……」声音颤抖,说完咬住下唇,慢慢扭动屁股。
「嘿嘿嘿……」男人露出淫邪的笑容,用手握住肉棒,顶在花瓣上,美伶想逃避,可是前面被从嘴里插入的肉柱,正不断的搓插蹂躏着。
「啊……」男人的肉柱向前挺进,巨大的龟头推开柔软的肉门进入里面,刚性交后充榷汁的阴道,变得十分滑润敏感,肉柱一下子就抵到最深处。
「啊……」突然的刺激使美伶的身体不由得紧缩,男人不理会美伶的样子,马上用勐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动,火热的肉洞里被激烈的刺激着,又开始美妙的蠕动,肉洞里的嫩肉开始缠绕肉棒。
「我是怎么了……?」居然在这种被近乎强暴的性交里也会有反应。
男人从身后抓住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带点凌虐地搓捏着,而插入后的肉棒不停改变着角度而旋转着,激痛伴着情慾不断地自子宫传了上来,美伶全身几乎融化,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涌出震撼的快感,而淫水也不停地溢出。
这时在前面插入嘴里的肉柱,在不停疯狂的抽插后已达高潮,肉棒在美伶的嘴里连连跳动着,射出黏黏的精液。
「喝下去,不准吐出来!」听到严厉的声音,美伶像梦游病患一样,把有腥味的白色液体吞了下去。
「放在嘴里好好舔吧!」美伶的脸颊更红润,把红唇送上去,在尚冒出男人精液的肉棒上舔着。
而后面的男人还在不顾一切地继续抽插着,受到勐烈的冲击,美伶连续几次达到绝顶高潮,最后快陷入半昏迷状态时,男人的精液又放射至她的体内。当男人的身体离开她后,她便倒在地上不断的喘气着。
「还沒结束呢……太太,请你站起来!」美伶勉强站起来,双腿间男人留下的精液沿着雪白的大腿滴下去。
另一个男人把美伶拉到沙发旁,用力抬起她的左腿。
「啊……」美伶站立不稳,双手在背后抓紧沙发背。
「来了……」男人把美伶修长的双腿分开,在已经受到残忍凌辱的阴户,又来一次勐烈冲击。
「啊……」男人用力抽插着,美伶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
「唔……啊……」美伶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男人的动作摆动。
中村和其他男人带着淫笑在一旁观看,好像是强姦秀。
「嘿嘿嘿!」男人用全力冲刺。美伶仰起头只能用脚尖站立。
这时候,男人双手抓住美伶的双臀,就这样把美伶的身体抬起来,美伶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只好抱紧男人的脖子,并且用双脚夹住男人的腰。
男人挺起肚子,在地板上漫步,走两、三步就停下来,上下跳动地做着抽婿动,然后又再开始漫步。这时候,巨大的肉棒更深入,几乎要进入子宫口里,无比强烈的压迫感,使美伶半张开嘴,仰起头露出雪白的脖子,因为高潮的波浪连续不断,唿吸感到很困难,雪白丰满的双乳随着抽插的动作,不断的起伏颤动着。抱着美伶大概走了五分钟后,男人把美伶放在地上仰卧,开始做最后冲刺,他抓住美伶的双脚,拉开一百八十度,肉棒连续抽插,从美伶的阴户挤出两个男人的精液流到地上,痴呆的美伶,好像还有力量回应男人的攻击,挺高胸部,扭动雪白的屁股。
「哦……这位太太,还在夹紧呢!」男人陶醉地闭上眼睛,发动连续的勐烈攻势。
「唔……啊……我完了……」美伶发出不知是哭泣还是喘气的声音,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旋转妖美的屁股。
「啊……哦……」肉穴里的黏膜,包围着肉棒,用力向里吸引。
男人发出大吼声,开始勐烈喷射,美伶的子宫口感受到有精液喷射时,立刻达到高潮的顶点,唿吸的力量都沒了,有如临终前的恍惚。男人拔出萎缩的凶器,美伶的眉头连动也无力动一下,雪白的肉体瘫痪在地上。
但是男人并未如此就满足了,整个下午,男人都不停的轮流攻击着美伶,每个人至少姦淫了美伶两次以上。长达3-4小时的马拉松式性交,美伶早已一片空白,任男人用各种不同的姿势和方法去满足兽慾。
当姦淫结束时,美伶瘫在地上许久动也不动,全身佈满了汗水和男人精液,下体的阴户早已红肿疼痛,不断地流出过多而容纳不了的精液,虽然只剩胸部因唿吸而上下起伏着,全身其他地方酸痛而无法行动,但美伶感觉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不断地融化着全身……。
【第二章】
姦淫事件过了一个礼拜,一切平静,美伶逐渐回復了心情,过着平日的生活。这天医院的小姐打电话通知,说有位中村先生的访客时,美伶在慌乱中将中村带到了医院的会客室。一进会客室,中村反锁了门,将美伶压在门上,双手抓住美伶的双乳开始揉搓起来。
「太太的身体,真的是很难忘记……」
「请不要这样,我们的协议已经结束了。」
「我是来谈另一个交易的……」中村交给美伶一张照片,是张开双腿,被男人压着的全裸的美伶!
「你在享受时,我们给你照了许多照片和一卷录影带,如果不想让这些照片出现在医院,今天先让我觉得舒服,也许我会先还给你几张……」
「你们怎可以这样不讲信用!而且这是我先生的医院,随时会有人进来……」
「我就是故意选在你先生的医院来玩你,这样才够刺激!太太,如果怕別人进来,那就赶快把衣服脱光吧!」
中村的双手不停的在美伶的身上游走着,美伶在照片出现时,便绝望的失去抵抗,在中村催促下,开始解开胸前的扣子,V字形的领口逐渐分开,纯白的胸罩暴露在中村的眼前,从来做梦也沒有想到,会大白天在丈夫的医院里,在另一个男人面前脱衣而准备被姦淫。美伶的双手不停地抖着,而衣服也一件件的掉落地上,终于全裸的身躯完全呈现在中村眼前。
中村将美伶推倒在会议室的沙发上,美丽的双乳在空中颤动着,中村用嘴狂乱的吸吮着美伶的乳房,一手伸入美伶的两腿之间,他的手掌贴在美伶的阴户上,有节奏地压迫着,他感到美伶的阴户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中村将两腿打开,美伶的两脚也跟着被撑开,而肉穴也随之打开了。
中村的手指沿着裂缝,一根一根的沒入美伶的阴道里,当中村的三根指头完全沒入美伶湿热的阴道时,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美伶的肛门,而姆指抚弄着阴蒂。
「啊……嗯……」美伶从鼻子哼出声音。
美伶想夹起双腿,但是中村的膝盖在撑着,使她无法如愿。三根指头在美伶的内部扩张着,空闲的另一手在美伶身上游荡着,因为害怕被人发现的恐惧,加上来自肉体上的刺激,美伶反而更快的感到一种奇异的高潮激情,美伶开始哼出一些淫荡的呻吟声,但是想到身在医院,美伶拼命的忍耐不要叫出声音。看着美伶拿手摀住嘴,拼命的忍耐声音,中村反而感到兴奋,像故意折磨她似的,不断刺激着美伶的下体,美伶不停地摇着潮红的头,美丽的脸快要哭泣,露出哀求的眼光看中村,中村看到绝世的裸女这样向他哀求,觉得非常有趣,双手更加不停地在美伶的身上肆虐着。
「嗯……嗳……喔……」美伶终于忍耐不住低声的叫着。
中村的手指清楚的感觉到,美伶的阴道愈来愈滑润,他拔出手指,上面附满着美伶透明、黏滑的爱液,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来白白皱皱的,中村拿起手指到鼻子边,鼻腔闻着美伶的爱液的味道,中村把手指伸到美伶的嘴边,让美伶张口含住,用舌头舔食自己的爱液。
中村把美伶放下来,让美伶背对自己趴在沙发上,美丽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粉红而被刺激的阴户已经开始流出蜜汁,中村脱了衣服,阳具高昂举着,龟头自后面顶住美伶的阴户,美丽的花瓣轻易的就张开迎接,中村的阴茎顺势就滑进了美伶湿热的阴道。
「啊……」美伶低声地叫着,中村的双手绕到前面,用力抓着美伶的乳房,中村配合节奏不断地向前抽送着。
「啊……啊……啊……啊……」美伶也随着发出短促的欢吟,逐渐忽视身处医院的危机,随着抽插速度的加快,美伶下体的快感也跟着迅速膨胀,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不停的被中村从背后揉搓着,美伶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中村从肉棒感受到肉洞达到高潮的连续痉挛,这时才将精液射入美伶的身体里。
中村穿好衣服时,美伶犹自赤裸的捲缩在沙发上,双腿之间流着透明闪闪发光的精液。
性交后的激情和回到被中村胁迫的现实交错混淆,美伶在沙发上一片空白的发呆着,中村丢了两张照片在美伶身上,并将美伶的内裤奶罩放入口袋。
「先给你两张照片,其馀的等我电话通知,你可以起来穿衣服了,不然真有人要进来了。」中村留下逐渐回復的美伶,离开了会议室。
【第三章】
三天后,美伶接到中村的电话,要美伶身上穿着性感的衣服,而且不可以穿上所有的内衣,包括乳罩和三角裤,去到一家指定的餐厅。
美伶穿着一件红色紧身洋装,丰满隆起的胸前,呈现着美丽雪白的深沟,尖部突出两个圆圆的乳头,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沒有带乳罩,修长的美腿几乎要露到大腿根,走路时就能看到妖艷的光景。忍受着路人不断注视的眼光,美伶赶到了餐厅,中村早就到了,坐在角落背对着门口喝着饮料。
美伶走过去发现,这个位置真是这家餐厅里最隐密的座位了,中村所坐的座位是一大片,且背对着所有人,如果真要想看清这里的人在作什么,还得要绕过来才行,而服务生只有你叫他们才会过来,如此一来,这个座位便与餐厅的其他人隔绝了。中村要美伶坐在对面,很快点了杯热咖啡,匆匆打发了服务生。
中村:「把你的腿打开,我要检查你有沒有穿内裤?」
美伶惊讶得瞪大眼睛看着中村:「求求你,这是公共场所……」
「你不肯的话,我就让你的照片在大家的面前散发。」
--他真是一个卑鄙的男人!……美伶对自己的困境感到悲哀,犹豫一下后,美伶慢慢分开大腿,裙子因而撩起,露出大腿根,沒有穿内裤的阴部,可以看到浓密的黑森林,美伶受不了强烈的羞耻感,把分开三十度的腿又急忙夹紧。
「嘿!快一点!」受到中村的催促,美伶红着脸又慢慢分开双腿。
在分开四十度的双腿之间,可以清楚的看到黑色的阴毛及丰盈的耻丘。
美伶就这样低下头,将双腿分开成九十度,雪白的大腿轻轻地颤抖,在大腿根露出淫秽的肉缝,美伶的身体也在颤抖。
「你在这里手淫吧!」中村说。
美伶以为自己听错了,露出疑惑的表情,抬头看着中村。
「我不要!」
「你这样子还敢拒绝,如果不听我话,我就真的把肉棒在这里给你插进去。」
美伶只好豁出去了,右手慢慢向大腿根伸去,低下美丽的腿,手指在阴唇上轻轻的抚摸着。
美伶看到中村的眼睛露出慾火,产生奇妙的兴奋。
--奇怪,我怎么会这样?……美伶的手指自然地热情起来,阴核从包皮中露出头,弯曲的姆指轻轻摇动,立刻从背后产生甜美的快感。
「我是变态……」美伶用中指插入火热的肉洞里,真不敢相信,里面是湿淋淋的,连续在肉壁上磨擦,屁股忍不住扭动。
听到中村的唿吸开始急促,--好吧,想看就看吧,让你看到满意为止……。美伶把修长的手指做成V字形,把阴唇分开,中村的视缐集中在阴唇上。
--来看吧,看清楚我达到高潮的模样……。美伶更激烈的活动在肉洞里的手指,分开的大腿左右摇摆,鼠蹊部发生痉挛。
--啊……真舒服……快要洩出来了!……美伶的头勐烈向后仰,红唇也随着颤抖,性高潮的波浪打在她的身上。
「把它塞在里面!」中村递给美伶一颗饮料中的冰块。
满脸潮红的美伶,犹豫了一下,就将冰块塞进了阴道,冰冷的冰块进入湿热的肉洞时,美伶轻叫了一声,全身抖动了几下,冰块的冰冷并沒有使高潮中的美伶冷却下来,反而将美伶的高潮一直维持在顶点。溶解的冰水自阴部沿着大腿跟流了下来,仿若男人的精液自内部流出,这种感觉,让美伶想起那天阴道充旗个男人精液的捱而更加难以把持。
中村发现了美伶已经近乎忘我的情况,起身换了座位,坐到美伶的身边,一手不安份的探往美伶的双乳,另一手自衣服口袋摸出一件东西,美伶一看到那东西,马上自高潮中清醒而惊慌了起来,那是她曾在桿商店看过的小型电动人工阴茎,知道中村的企图,美伶哀求着:「求求你,不要……」
中村不理会美伶的请求,拨开美伶的大腿,将启动而不停蠕动着的电动阴茎塞入美伶的肉洞,强烈的刺激不断地自下体袭来,美伶涨红着脸,已快无法忍住不在餐厅中叫出声音。
「啊……」美伶的大腿在不断地颤抖。
美伶已经无法思考和判断,从肉体里涌出火热的情慾,眼前变成一片朦胧。
「你如果想要结束,你就要求我幹你。」中村毫不留情的赶盡杀绝。
「请你幹我吧……」美伶说完以后,强烈的羞耻感使她不由得扭动身体。
「沒有听清楚,再说一次。」
「这……求求你,饶了我吧……」美伶心里想,现在是沒有办法拒绝了……
「请你好好幹我吧!……」美伶咬住下唇,声音颤抖地把话说完。
中村结完帐,带着体内仍动着电动器的美伶,进入附近的宾馆。
进入宾馆房间,红色的洋装一下子被剥了下来,赤裸而全身散发淫慾的美伶仰卧床上,双手已不住地揉搓着自己的双乳,口中不断地发出淫声,此时美伶从身体的深处,彷彿有熔岩在流似地喷出了热热的花蜜。
「我要!」美伶毫不犹豫地叫了出来。
连自己也有点吃惊,虽说此人是一再淫辱自己的流氓,但沒想到自己会做这样的事,不过淫慾已经征服了一切,美伶放弃了原有的矜持,热切地想要这个男人。
「喔……」发出叫声的同时,美伶也发狂似地摆着头去吸吮中村的龟头。
中村推开美伶,打了一通电话后,便又过来用力抱住美伶的屁股,一手抓住在美伶阴道里的人工阴茎,用力地向里面推进,美伶受不了强烈的刺激,叫了一声,整个人便趴倒在床上,丰满的乳房压在床上,白晰圆浑、充满弹性的臀部高高地翘起,中村的手指探进臀部深深的裂缝中,指尖上下来回探索着肛门的骚穴。
「啊……」从来不曾让任何男人包括自己丈夫侵犯的领地,如今被中村用手指挖弄着。
「好髒,请不要……」美伶羞愧的挣扎着,但中村不理会美伶的哀求,用手拨开美伶丰厚的股肉,粉红如小菊花的肛门不断地开合蠕动着,中村将脸塞到美伶丰厚的屁股用舌头舔了起来。
舔到肛门的感觉,刚开始时使美伶产生强烈的淫秽感,但是中村手指一面不停挖弄湿淋淋的肉洞,舌头同时在花蕾上攻击。
美伶已经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了,除了淫秽感之外,不知何时加上骚痒感,然后又变成强烈的刺激和快感,美伶被捲入异常兴奋的漩涡里。
当美伶沈浸在肉慾的高潮时,中村将肉棒插入美伶体内,巨大的肉棒穿入肛门时,肛门一下子被强力地撑开,像火烧着一样的剧痛,前面阴道里人工阴茎的刺激加上肛门爆裂式的侵袭,使美伶脸上的五官已经挤在一起,强烈的刺激,使她美丽的乳房不停地颤抖,中村的虐待狂慾望愈来愈强烈,不断狠狠地向窄小的肉洞里插去,一把抓住丰满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
「啊……啊……」娇喘连连的气息,不停地由美伶口中发出,美伶很快的远离了肛门的痛楚,取代的是一种淫荡到无法容纳的快感,欲仙欲死的感觉,使她好似在生死缐上彷徨不定。
「好……好爽」她忘情地喊出来,完全不忌讳女人所有的矜持,两手牢牢地攫住男人厚实的背部。中村的身体离开以后,美伶全身不能动弹,身心都被击倒,现实已经远离,只剩下充满快感馀韵的身体,像婴儿一般赤裸的捲曲在床上。
这时门铃响起,中村前去开门,一个陌生的男人跟着进来。
「王老闆,就是这位医生的太太……」
美伶慌乱的想去遮掩性感的身体,但是中村一把抓住美伶的手,将赤裸的美伶自床上抓起,激烈性交完后尚流着汗水、散发着淫艷的身体,完完全全的暴露着。中村将美伶遮住胸部的双手拉开,丰满坚挺的乳房毫无修饰的展现着。
「你看,身材一级棒,沒有错吧!虽然是医师太太,但是玩起来,反应激烈一定会让你销魂难忘的。」这个身材中等微微肥胖的男人一只手轻抚丰满的乳房,另一只手伸入美伶的大腿根,用手指不停地刺激美伶的阴核。
「啊……啊……」敏感的阴户被一根指头毫不留情的插入,美伶全身轻颤了好几下,几乎站不住差点倒下,王老闆一只手留在美伶的阴户有点施虐的玩弄着,另一只手则不断地在美伶光滑的裸体游走着。
「不错!这个女人真的值这么多钱。」
美伶这时才意会到整个事情的发展,慌乱的向中村哀求:「我不是作这种事的女人,如果你要钱,我可以想办法给你,求求你不要让我做这种事……」
中村:「我不是真的要钱,让你当妓女也是对你先生的一种报復,而且想到你被许多人玩时,我就会很兴奋。而对你,其实你本身潜在的就是很淫荡的,多一些人来满足你的欲求,你也可以好好享受,不用再装淑女了……」
王老闆脱了裤子坐在沙发上,粗黑的肉柱高高的挺立空中,肉柱中间有一个圆圆的突出,使肉柱看起来怪怪而有点邪异。
「太太,你自己骑上来吧!这是女人在上的骑马姿势,你该知道吧!」
「不要……千万不要这样……求求你饶了我吧!」
「哼!把阴户全露出来,还要饶了你什么?你再不听从,就真的把照片公开在你先生的医院中!」中村在一旁恐吓着美伶。
受到这样的恐吓,美伶只好认命,全裸的身体慢慢走过去,张开大腿骑在王老闆下腹部上,美伶瞄了一下在黑毛中挺立的粗大肉棒,不由得感到心脏有强烈的压迫感,停下来不敢活动。这样大的阴茎,要这样坐下去进入体内……?
「你要快一点!不然我要捉着你坐下去了……」
美伶只有认命的合上眼睛,用右手握住王老闆的肉棒,然后向说服自己似的叹一口气,慢慢放下屁股,下半身立刻产生强迫挖开窄小肉道的感觉,美伶咬紧牙关忍耐,虽然如此,火热钢棒进入的刺激,使得美伶发出痛苦的哼声。
「来吧!赶快坐下去!」美伶中途停止动作时,就被怒声催促,可是身体有如被分成二半,激烈的疼痛使美伶一动也不敢动。
「求求你,饶了我吧……」美丽的裸体坐在男人的肚子上,形成半蹲的姿势,发出惨痛的声音,就在这时候,王老闆勐烈向上挺起屁股。
「啊……」从美伶的喉咙发出凄惨的叫声,因为膨胀的龟头完全深入里面,碰到了刚性交完的敏感子宫口,除了粗大的肉柱在阴道里膨胀着,肉柱上的突出圆球更在敏感的肉壁上深深地磨擦着。
「啊……」美伶感受到超过限界的强大冲击,长髮随着头拼命的摇摆着,然后就向前仆倒。
「来呀!来呀!」王老闆连续拼命的向上挺起屁股。
「还沒有完!现在才开始!」王老闆抱起像发生抽筋的美伶,双手握住丰满的乳房,像只可口的白桃,有力的弹性把手指弹回去,当用手指捏弄抬起头的小小肉豆时,美伶发出低沈的哼声。
「你自己来动吧!」
「……」
「你还不懂吗?把屁股摇动就对了!」
美伶不得已慢慢摇动屁股,轻轻抬起屁股又轻轻放下去,这时候肉缝几乎要裂开,美伶只好咬起牙关忍耐。
「痛吗?因为我的是特大号!而且特別为了让你们女人爽而去入珠的。」
王老闆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更仔细的揉搓着微微出汗的乳房,好像要把下腹部完全塞满的充实感,不停对勃起的乳头揉搓,更不停地在美伶的身体内进出抽插着。美伶从阴道不断地涌出的那种既深又难以承受的刺激,在几乎无法唿吸的痛苦中,却意外地感受到快美感逐渐的出现,让美伶觉得非常狼狈,过去几次和男人性交时,从来沒有感受过这种奇妙的亢奋,可是现在不断地由身体涌出,美伶急忙停止了动作。
「感到很爽了吧!沒有女人能够在我的肉柱下不投降的。你的腰和屁股要动,动才会更爽。」
美伶很听话地旋转着屁股,彻底地享受刺激骚痒的快感,头和上身向后弯曲到极点,在男人抚摸她的乳房中,把一切羞耻的事,完全忘记,徘徊在泥沼般的淫慾世界里。